沙龙365 > 彩票资料 > 东昌娱乐场送体验金 你们特么的都欠上海时装周一个赞

东昌娱乐场送体验金 你们特么的都欠上海时装周一个赞

2020-01-11 14:01:25   
那种diss上海时装周妖魔鬼怪的“毒舌文”,早过气了。真要听我说那可得听好了:上海时装周不仅好看你们特么的还都欠上海时装周一个赞说实话上海时装周真挺不容易的2001年刚建立时,上海时装周是叫时装周没错,但是成了给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以及国内时尚学习国外经验用的平台。这可能也是上个阶段密集式的把上海时装周和妖魔鬼怪并列谈的原因。所以有了今天设计师们的主动回归而自从关注上海时装周以来,吕晓磊这个名字

东昌娱乐场送体验金 你们特么的都欠上海时装周一个赞

东昌娱乐场送体验金,“十八岁的生日在今朝,珍珠的心里太奇妙”

中国元素采样的「shushu/tong」秀场音乐

伴着音乐看

疗效更好

观众旁友们大家好,

欢迎收看本期的十三姨说事:

- 本期主题 -

还等着看上海时装周妖魔鬼怪的,

low不low啊?

那种diss上海时装周妖魔鬼怪的“毒舌文”,早过气了。

现在的人类,并不满足于看戏找个乐。

而把上海时装周报成“新闻稿”的,也并没啥存在感。

现在的人类,更不满足于隔靴搔个痒。

你得承认,消费进阶,对时尚的要求越来越高,关注度自然也越来越多。

所以中国时尚市场的供给可以说是异常丰富。

但是丰富不意味着好。

大量充斥着国外大牌雷同体的现状下,更需要告诉大众,国内自己的好品牌,以及谁在做这些好事?

所以媒体负责的不只是一哄而散的“毒舌文”、不痛不痒的新闻稿,而是集中注意力在这些品牌和这股力量上。

那就来说说这次被邀请去上海时装周的十三姨看到的是什么?

真要听我说

那可得听好了:

上海时装周不仅好看

你们特么的还都欠上海时装周一个赞

说实话

上海时装周真挺不容易的

2001年刚建立时,上海时装周是叫时装周没错,但是成了给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以及国内时尚学习国外经验用的平台。

所以既是国际时装周的小山寨

又是国内接触国际的小窗口

到2006年,不过5年,上海时装周就意识到了靠贴国外品牌走秀的模式,完全是在嫁接别人的生命,活不长久。于是将注意力拉回国内:

开始挖掘,并挺中国原创设计

所以掀不起什么大浪,毕竟国际奢侈品牌越来越少,而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越来越多。这可能也是上个阶段密集式的把上海时装周和妖魔鬼怪并列谈的原因。好像在他们眼里,“妖魔鬼怪”就是唯一的噱头了。

尽管“低姿态”主动减免势头不错的国内设计师的入场费、并免费提供场地:

但还是经历了设计师一旦小有名气

便立刻踏上国际时装周的尴尬

好在上海时装周依然执行“立足于本土设计,兼备国际视野”,不断给新生代设计师发展空间和实际支持。

所以有了今天设计师们的主动回归

而自从关注上海时装周以来,吕晓磊这个名字出现率很高。

我觉得上海时装周越来越来好,和她不无关系。

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

上海国际服装服饰中心总经理

吕晓磊女士

从1998年参与上海时装周的前身—上海国际服装节的工作,知道仅仅一个节日成不了气候;于是筹备时装周,再到即使做成时装周,但邀请国际大牌走秀,也不能真正意义上推动中国时装业。

一开始她就认清了重点

不仅看到了重点

还不断在解决问题

所以才能说出这样一番话:

“我们并无意成为所谓的(巴黎、米兰、伦敦、纽约外)全球第五大时装周,我们要做全球最有活力的时装周!

上海时装周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和个性,为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乃至中国,真正带来时尚和商业热度...

比如mode展会对有才华却暂时不精通经营的设计师给予特别支持,为此还特地组织了tanc showroom,专门支持新锐独立设计师。

只有设计师群体积累到一定足够的量,才有可能体现出哪个设计师品牌是最好的。”

这不是寻常的一句会“相信上海时装周会做的越来越好”的官话。

而是经过试错、走坑,到累积经验,再到爆发,

实打实的经历累积出来的洞察和执行手段。

所以其实上海时装周又何尝不是累积到一定足够的量,才能体现出它的好。

而现在正在那个越来越好的趋势上

这一点在国外办过秀的独立设计师们也承认,比如访问独立设计师品牌「cynthia & xiao」的两位设计师:

(中间两位为「cynthia & xiao」设计师,

右侧为xiao)

在问到对比自己在国外办秀的经历,此次回上海时装周办秀有什么感觉时,xiao是这么回答的:

“国外准备很充分,没有那么紧张,但是回国内比较紧张,因为是第一次。以第一次来说很幸运了,我们的秀导很专业、团队很专业,挺惊讶的,而且回国的观众要多很多。”

“上海时装周也挺好的,比起国外。国外节奏太快。还是国内市场、大环境都是好的。国内更多观众、媒体都会更支持我们。现在特别多人都在关注我们。国内自己观众比较给力。其他设计师是越做越好,showroom、买手都会支持我们。”

而在访问独立设计师品牌「wanbing huang」的设计师黄婉冰时:

(中间为设计师黄婉冰)

而类似的问题,黄婉冰则回答:

“上海,甚至比伦敦的市场还要扩大。正在趋势上,而且会越来越好。

而且国内时尚产业正处于一个转变期,转变的好像独立设计师越来越主流,更容易被接受...”

“在哪里做设计都很开心。尊重不分国外国内。国外做设计,之所以感受到尊重,是因为它有一套模式的。国内也有很多很好的机构,像这次的labelhood很尊重设计师。”

再联想到吕晓磊女士的视角和格局,看到她们一起做的事,听到她们说这样的话,只要中间没什么幺蛾子干涉,

上海时装周一定是会往好的方向走的。

带着中国时尚产业,中国独立设计师,中国品牌...

labelhood、新天地主秀场、ontimeshow

无论哪个场

也都不容易

先说labelhood

就看过的这几个场子而言,我的确喜欢labelhood里的秀多一些。

因为它沟通性很强,什么意思?

就是labelhood的秀,都是视觉、听觉、触觉可同时抵达,没有什么秀的距离感,感觉很舒服。

访问的这几个品牌都是在labelhood这边办秀:

「shushu/tong」

(你要是没点开头的音乐真的会后悔到哭泣)

「cynthia & xiao」

「wanbing huang」

迷人死了!

美死了!

但尴尬的现实是,这边气氛很冷清。

就访问来看,说好的是群访设计师,但最终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两个媒体去访问(对,我们就是其中一个哈哈哈),但单纯对我们来说,可以直接和设计师近距离对话,也是挺增强好感。

而新天地主秀场

而主秀场新天地的气氛明显不同。

首先一下车,场外就有小网红、摄影师、媒体蹲拍,稍微打扮出格,会立刻被闪光灯闪瞎,还来来回回被网红拉着合照。

这边品牌在国内影响力更大,也商业化成分多一些。所以的确是大手笔举办,款式多、秀场大...比如,c.j.yao的秀开始前,从秀场绕了好几圈到门口都是买了票等着进场的观众。

密扇

人气超旺,排场超大,

感觉特么来到了演唱会。

更有网红现场直播、明星助阵、以及自己的公关宣传。

而约好的群访,房间他么挤不下,挤不下就算了,对于新天地这边,群访就是个形式,开始之前,品牌自己的公关部会提前打招呼说他们已经替媒体挑好了问题。

然后我听到群访前一直在紧张背问题的媒体心里说:无fuck可说。

然后就听到c.j.yao、江映蓉、韩火火在台上尬聊。

我们在下面,看完热闹只能散。

而比起c.j.yao,密扇的群访好的地方在于,群访结束了还安排了专访。专访也不是胡乱安排的,是冷芸老师的专访,虽然时间不长,但干货满满啊。

而ontimeshow

ontimeshow这种,拉起设计师、生产商、零售商一起沟通交易的平台。

虽然不主打秀,但是一些尚没能力办秀的设计师,可以带着衣服先过去展览交易也未尝不可,低门槛的让大家认识一下也未尝不可。

里面的交易也是异常热闹。

其实光从选址这个细节来看,ontimeshow就透露着能做好的决心。

首先,场地迁到了西岸艺术中心,离市中心蛮偏的。但正因为如此,就避免了闲逛的人,自动过滤出真正关心的群体。

然后ontimeshow里面的要求是:

透亮、层高要高、空气流通、自然光要好,这样更能亲身感受到它的材质面料和质感。

好了,labelhood、新天地主秀场、ontimeshow,我喜欢labelhood只是我的个人表达,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这三个形式不应该被比较,

而是看联合发力后的效果。

因为它们对于推进国内时尚都是推力。

而反过来,对于labelhood这边来说,要思考的是:

长远来看,品牌的发展不可能只依赖于一小撮人,如何将自己的好品牌推广出去才是重点。

对于新天地主秀场的品牌来说,要思考的是:

“时装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它不是纯靠资本操作就能达到目的的,还是要稳扎稳打”

所以,labelhood有它承担的责任、新天地有它承担的责任、ontimeshow同样,而比较碰巧的是,labelhood的品牌和新天地主秀场的品牌是互补的。

一个重精,一个重大,一个做后续交易,我只看扎在一起时,推动起来的整个上海时装周的前进,成就中国独立设计品牌的名号。

在国外镀过金

然后选择回归国内的独立设计师们

也挺不容易

上海时装周刚开始的时候,但凡能有一个设计师是具有海外求学背景的,那都是珍宝,被重点做宣传的。

现在就不同了,随便一个都来自圣马丁、纽约时装学院,也都在大牌工作过。

的确很多设计师在国外镀金后,都期望最好能在国外成熟的时尚体系下有所作为。

但是品牌「wanbing huang」设计师黄婉冰却认为:

“经历了海外留学之后,会更关注国内。国外并没有教你很多东西,但是你不自然的就会有一些方式,自己去聚焦更多。慢慢你自己的东西出来,它没有管你。现在就更关注国内,编织手法是从非遗学过来的,更放大了对中国的兴趣。”

而访问「shushu/tong」时,

▼(中间两位为「shushu/tong」设计师)

对于类似问题,他们的回答是:

“毕业时也想留在伦敦,因为那里有很好的时尚环境,并且有很多扶持年轻设计师的项目,最终因为签证问题选择回国。

上海本身时尚环境不错,有市场,并且这边有很多前辈设计师帮助我们。”

所以无论他们是因为国外时尚已经趋于红海,

还是纯粹选择了回归,

也都是国内时尚的推力。

再回归到设计师的设计本身:

「cynthia & xiao」设计师xiao说:

“每一季都有纯手工做的编织、网子的这些东西。就用工厂里淘汰掉的手摇机,现在市场已经不再做了,但我们还是沿用下来。因为它能带给人们的肌理性的东西太特别了,不是电脑能做出来的。”

“想做的是实穿的衣服,并不是只有模特、时尚人才能穿。第一要点是舒服。买了就基本回去几件换着穿。”

而品牌「wanbing huang」设计师黄婉冰是这么说的:

“会经常研究一些过去的手工,我们品牌非常重视、喜欢研发手工。像这个蓝色,是40年代现在没有人做的产品。品牌会研究一些过去、现在被我们忘记的,稀奇的面料,从起点复活。”

明显内容大于形式。

追求的是对工艺的注重,

对自我感觉表达的尊重。

不论新天地秀场,他们本身已经走在做大的路上了。

而labelhood这边的设计师普遍状态是:团队很小,整个工作室就三五个人,也可能资金不是很充裕。

但我看到的是她们也没那么急着要钱要人,如品牌「wanbing huang」设计师黄婉冰所说:

“想说实话,想要多点钱。但是现在嘛,刚刚好有刚刚好的做法。钱多也不一定会做好。多了太多选择,就没有那么多兴奋的东西出来。成本很低,又有很棒的效果。很享受这种可以利用零浪费,让时代持续发展也挺好的。”

或者像xiao说的:

“一步一步来。胃口也没那么大。先把品牌设计、产品做好。我们比较实在,想让大家通过设计认识我们。

先把自己的东西做好。不然招很多人来干嘛?看热闹吗?”

对这些独立设计师来说,

资本挺重要的,

但资本是锦上添花,

在这之前是做好自己的设计和产品才是紧要

这些好的设计师,大概也在推动着上海时装周前进吧。

上海是个令人兴奋的城市

上海时装周更是

而你们都欠上海时装周一个赞

品牌「wanbing huang」设计师黄婉冰,哪怕只有两个媒体访问,她也很兴奋的说:

“国外,大家自己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各种各样不同的style,很多人穿自己想穿的东西,但是现在的上海,也越来越表达自己。

上海是个令人兴奋的城市。”

品牌「cynthia & xiao」设计师xiao,哪怕只有我们一家媒体访问,她也很开心的分享国外办秀的不同之处:

“labelhood观众很年轻,是跟随我们看这些。而国外都是专业买手、品牌、媒体来看。年轻人不太会来。labelhood让国内更多年轻人看到也挺好的。

而且我们品牌,国内消费者占比重高。回到上海,发现国内市场好大,接受度很高。尤其是南方。”

上海是个令人兴奋的城市啊。

天气很差,但是整个时装周没有感觉到不舒服的地方。反而是有股向上的力量。

当然了,每年蹭流量的外围网红,也是一部分戏。但妖魔鬼怪哪有那么多?

有人热爱diss他们,不过是没有用心去好好看时装周,反而误导了万万国人。

比起这些易传播但是不太好的东西,应该关注上海时装周本身,包括品牌、设计师、参加时装周的人...

而且,无论是上海时装周,还是国内独立设计师品牌、设计师门,都已经:

摆脱了是否时尚的问题,

到了有时尚选择的阶段。

是时代下的大进阶啊同志们。

一些事情,可以尽情选边站,那的确是态度。

但一些事情,从诞生起就注定了要被用看全局的视角去观察,这个时候选哪边站根本不重要,因为影响不了它的发展。

比如上海时装周,更需要的是做实事的人,以及帮助这群做实事的人发声。

而且无论你是diss妖魔鬼怪,还是官报,或者说是小型访谈,都影响不了它的发展。

它是靠做的实事,一步一步垒到今天的。

所以,你们特么的都欠上海时装周一个赞。

文字:十三姨

图片出自:@上海时装周、@labelhood

@ontimeshow、封面/微博@pacificdd

(比起你的赞赏,十三姨更想要你...的点赞和转发!)

上一篇:港证监冻结金利丰等三家券商客户资产 总值101亿为限
下一篇:这个90年代最火的童星,曾是北大高材生,如今长残无人识

© Copyright 2018-2019 apilce.com 沙龙36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